英国脱欧人民币下一步怎么办

距离英国脱欧公投满一个月。脱欧一度引起全球各类市场动荡不已。纵览全球,过去的这个月中股市最先反转,汇市出现分化,攀升的黄金市场在强势美元之下有所回调。当下有必要再度回顾脱欧事件产生的冲击和影响,尤其对现阶段及未来人民币国际化、人民币汇率的影响。

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

人民币国际化分为以下几个阶段。2007年6月香港发行首只人民币债券以前,人民币仅仅以现钞的形式参与零星边境贸易,全年净流出不足99亿元。2008年金融危机暴露出了美元主导下的国际货币体系的弊端。为了促进贸易投资便利化,2009年7月,率先在上海启动了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此后试点范围迅速扩大。

根据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最新数据,2016年6月人民币已经成为第六大全球支付货币,占全球支付金额的1.72%,此前连续两年排名维持在第五。中国已在15个内地以外的国家和地区建立了人民币清算中心,从清算规模上看,中国香港和伦敦分别位列第一、第二名。

国际化进程中人民币汇率走势

人民币国际化既是中国经济实力增强后的必然结果,也是中国在全球范围里谋求经济发展的必然选择。本币国际化的进程,往往伴随着一国经济蓬勃发展,资产价格上涨,吸引国际投机性资本流入,并在预期的自我强化机制下,再度维持并推动升值预期。

但与此同时,金融脆弱性问题也在加剧:外汇占款增加带来央行基础货币的“超发”,引发严重通货膨胀;生产要素成本上升,引起产业向外转移;资产价格攀升,容易带来资产全球范围内的重新配置;短期性国际投机资本集聚的同时也将会出现大规模反向流出的风险。

 央行为了抑制通货膨胀,发行央票收紧流动性,随着冲销成本的上升,一旦超过了央行承受能力,则会被迫放松汇率浮动范围,直至放弃固定汇率或是盯住汇率。从而该国货币容易成为国际游资冲击目标,如当年东南亚金融危机时的泰铢。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提供的数据,2005年人民币启动汇率形成机制改革至2015年年底, 人民币名义、实际有效汇率分别升值45.9%和56.2%。即使是人民币出现贬值预期的2015年,人民币对主要贸易国双边汇率有升有降,当年人民币名义、实际有效汇率累计分别升值3.7%、3.9%。

当前人民币汇率走势

随着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加速,研究界和投资界开始猜测人民币汇率走势反转那天是否会到来、啥时候到来。2015年下半年出现了两个“爆发点”。一是“股灾“所带来的恐慌性的市场情绪,随着情绪的宣泄,影响逐渐减弱;二是美联储于2015年12月底加息,并将步入加息周期。同时,全球市场对于美联储加息预期的猜测,也导致全球资产配置短期化,加大了市场波动。

人民币出现了贬值预期,在预期自我强化机制的推动下,预期越来越强烈,并带来一定程度的资本流出。外汇储备2015年全年首次出现减少,当年减少了5126.56亿美元。外汇管理部门通过各类“窗口指导”,启动了事实上的宏观审慎框架下的资本管控。

英国脱欧对人民币的影响

正是在此背景下,发生了英国脱欧这一“黑天鹅”事件。在此之前,英国乃至全球的投资者囿于单一而匮乏的信息来源,对公投最终结果估计不足,导致结果公布后包括汇市、股市、黄金等各主要市场急剧动荡,出现一定程度上市场“超调”。但随着市场参与者预期的调整,股市率先出现反转,全球汇市出现了分化。与股市相比,汇市的波动更多的反映实体经济受到的冲击。

一、全球主要货币对人民币中间价出现分化。脱欧事件增加了市场的不确定性,英镑、欧元对人民币随即大幅贬值,同时避险需求推动了美元、日元和瑞士法郎对人民币大幅升值。7月中旬,英国维持利率不变,并未仓促降息,以及全球央行行动一致“大放水”概率的上升,英镑降幅开始放缓。而受前期获利盘回吐、避险需求减弱,日元汇率出现回调。脱欧事件对市场产生的浅层次的影响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消弭。

 英国脱欧事件与2008年危机时“雷曼事件”有所不同。脱欧本身是政治事件,它作为市场的外部冲击变量,更多的将会通过实体经济传导显现出来。而“雷曼事件”则由于雷曼兄弟公司在市场中强大的影响力和由交易而产生的盘根错节的关联性,使得金融市场某个衍生产品引起的局部风险迅速演变为波及欧美主要发达国家的系统性风险。

 二、脱欧事件为人民币留出了政策调控空间。2015年12月,随着美国就业、经济景气状况的好转,美联储宣布加息。与此同时,欧洲、日本等经济体仍处于弱增长。全球主要经济体所处经济周期发展阶段的不一致,大大增加了各国央行货币政策的复杂性,尤其是新兴市场国家。美联储在九十年代步入加息周期,曾两度引起部分新兴市场国家发生货币危机。美联储加息,同样增加了正处于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的中国央行制定政策的复杂性。一方面,为了维持经济活力,不能轻易提高利率;而另一方面,中美利差的变化会引起国际游资反向流出,前期集聚的投机性资本规模越大,流出的压力也越大。

英国脱欧事件的爆发,大大增加了市场的不确定性,并随着相关谈判的启动将在未来显现出对全球实体经济的冲击。全球央行行动一致“大放水”的概率大大增加。美联储2016年年内再次加息的概率几乎为零,并会考虑全球其他经济体经济状况以及促进央行政策协调。日元计划将出台10万亿日元QE计划。这些给中国现阶段留出了政策调整空间,减少了宏观调控政策的复杂性。

三、脱欧事件增强了市场对人民币贬值的容忍度。脱欧事件前,人民币贬值预期强烈。中国付出较大的外汇管理成本之下,人民币离岸和在岸价格差距拉大,反过来又推动了套利交易。脱欧事件爆发后,投资者的逻辑由之前的“比谁更好”转为“比谁更差”。在全球汇市波动之下,市场投资者对人民币贬值的容忍度较此前大大增强。政府干预痕迹明显减少,人民币离岸、在岸同贬的同时两者之间的差距也大幅缩小。这在一定程度上释放了前期积累的人民币贬值预期,起到了“泄洪”的作用。市场对于人民币一次性大幅贬值的预期大为减弱。

四、“转移效应”使得英国将更重视与中国的贸易、投资。脱欧后,就贸易、投资本身而言,对于英国和欧盟其他国家为“双输”。预计英国将会更多地加强与原英联邦(如印度)以及经济体量较大的发展中国家(如中国)之间的贸易和投资往来。但就中国而言,英国在原欧盟成员国中相对开放,也成为众多中国企业贸易和投资进入欧盟的桥头堡。而英国之于中国这一优势,在脱欧后有所减弱。

 五、英国脱欧对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影响“正”、“负”未定。英国是最早申请加入亚投行的原欧盟成员国,也是亚投行的第十大出资国,同时也是最早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欧盟国家之一。中英贸易、投资关系密切。英国脱欧后,中国企业失去了进入欧盟的便捷的桥头堡和渠道,不利于“一路一带”和亚投行发挥原有的人民币国际化战略中的作用。但从另一方面来看,英国脱欧后,伦敦的欧元清算地位将会被欧盟其他国家削弱。无论是地理位置优势还是战略考虑,英国必将积极主动推进伦敦在全球范围内的人民币清算地位。

六、英国未来在维持全球金融中心格局方面做出的探索将为中国提供借鉴。英国脱欧事件体现了全球经济一体化趋势在局部区域的回撤。英国在主权利益、财政自由考量以及难民问题的重压之下,放弃了欧洲一体化的现实整体利益。脱欧事件将会影响到英国在全球金融中心格局中的地位。英国作为老牌而又具有开放意识的金融大国,在铁腕梅姨担任首相后必将推行一系列改革措施。这些改革措施将直接加强与中国的关系,另一方面也为尚未能背靠区域一体化谋求全球金融中心地位的中国提供借鉴意义。

作者:朱磊 发布时间:2017年04月10日
上海北外滩金融研究院特聘副院长,上海交通大学金融工程专业博士,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金融学硕士,曾就职于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从事外汇管理实务十余年,熟悉外汇政策和实务,在国内较早从事跨境人民币研究及试点推进工作,并参与早期中国(上海)自贸区的各项金融改革试点工作。

其他文章